贪污罪| 受贿罪| 诈骗罪| 非法经营| 假冒伪劣| 挪用公款罪| 食品卫生罪| 伤害杀人罪| 虚开增值税发票| 信用卡保险诈骗| 走私贩卖运输毒品| 渎职罪| 洗钱罪| 销赃罪| 合同诈骗| 聚众斗殴| 淫秽物品罪| 假冒商标罪| 黑社会性质| 买卖制毒物品罪| 私分国有资产罪| 组织介绍容留卖淫| 看守所| 行贿罪| 赌博罪| 集资诈骗| 职务侵占| 包庇窝藏罪| 影响力受贿| 盗窃抢劫罪| 买卖持有枪支罪| 非法组织传销罪| 更多>刑事罪名专题
[标题]【时事点评】面对“巡回法庭”的旁观[/标题] [时间]2017-01-02[/时间] [内容]

10月28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的决定》向社会公布。为保证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决定》提出“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并首提最高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即“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审理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那么,问题来了。关于“巡回法庭”,《决定》仅有该29字涉及,隔在公众视野与该制度设计中间的神秘面纱如何被揭开呢?笔者无意也无力做“专家解读”,提出些许“我认为”与“我建议”,而意在尝试做一个“旁观者”,从诸多讨论中提些“我发现”。

一、概念名称

国人注重“名不正则言不顺”,关于“巡回法庭”,这也是笔者希望首先强调的。今年6月,司法部司法研究所前所长王公义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提出:最高法可能设立华东、华中、华南、西北、西南、华北六大“巡回法院”。但是,本次《决定》提出的是设立“巡回法庭”,而并非设立一级法院,就其本质而言,这个巡回法庭仍然是最高法院的一部分。这一点与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具有显著区别。美国联邦法院系统存在“三级体系”,即联邦地区法院、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和联邦最高法院。其中,13个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由11个以数字命名的巡回法院、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和全联邦范围的巡回上诉法院组成。

二、目的何为

有学者提出巡回法庭的设立可以破除地方保护现象,其背后的原理是明确的:一个超然于地方的法院,在行使审判权时可以更为中立和独立。这涉及“法官独立”之外部独立,即法官行使审判权独立于法院之外的机构、组织与个人,不受外部权威的控制和干预,即“为使法官绝对服从法律,法律将法官从所有国家权力影响中解脱出来”([德]拉德布鲁赫:《法学导论》)。

不过,我们需要明了:除了外部独立,内部独立也是“法官独立”的应有之义。内部独立强调法官行使审判权独立于法院内部其他组织和个人,不受其同事以及上级法院法官的控制,马克思所言“法官除了法律就没有别的上司”之谓也(《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中国政法大学阮齐林教授在接受《新京报》(2014年10月24日A09版)采访时说:“最高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可以对地方审判进行有效指导,并对地方的疑难案件直接审判,促进地方重大疑难案件审理的公正性和专业性。”阮教授的主张,其问题导向是我国地方法院尤其是基层法院存在的审判业务能力不足的问题,但是,最高法院对地方审判进行的指导之加强,为我国原本就很薄弱的法官内部独立增添了新的隐忧。试想,面对一份经由最高法院法官“指导”过的一审判决,地方的二审法院怎敢发回重审抑或直接改判?

此外,我国法官(包括最高法院的法官)还缺乏身份独立、职业特权上的保障。如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便被赋予了实质意义上的终身任期(Good Behavior)、不得减少的酬金以及崇高的威望与独立性,因为美国宪法第3条第1款明确规定:“最高法院与低级法院之法官如忠于职守得继续任职,并定期领取酬金,该酬金于继续任职期间不得减少。”这都会让我们对中国巡回法庭的法官独立审判之路能走多远产生质疑。

不过,这份质疑在笔者阅读过习近平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后得以释然,因为学者们的问题导向与上峰的顾虑显然不在一个“频道”。该《说明》指出:“近年来,随着社会矛盾增多,全国法院受理案件数量不断增加,尤其是大量案件涌入最高人民法院,导致审判接访压力增大,息诉罢访难度增加,不利于最高人民法院发挥监督指导全国法院工作职能,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不利于方便当事人诉讼。全会决定提出,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审理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这样做,有利于审判机关重心下移、就地解决纠纷、方便当事人诉讼,有利于最高人民法院本部集中精力制定司法政策和司法解释、审理对统一法律适用有重大指导意义的案件。”从中我们可以明了,设立巡回法庭的根本目的在于缓解最高法院的审判接访压力,进而息诉罢访。关于法官独立、司法独立的众说纷纭,终究沦为一场一厢情愿的自说自话。

三、审理范围

《决定》明确提出,巡回法庭的审理范围是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那么,问题又来了。巡回法庭的审理范围为何不涉及刑事案件呢?不涉及死刑复核案件是好理解的,因为死刑核准权自2007年收归最高法院统一行使后,最高法院的刑一庭至刑五庭按区域分工行使该权力,较大限度地保障了公民的生命权,无需巡回法庭再行管辖。而关于普通刑事案件,有学者指出,刑事案件发生的地方保护现象较少。但是,就笔者的调研可知,普通刑事案件尤其是一些刑民交叉案件,如合同诈骗案件、非法集资案件,地方政府出于经济利益的驱动,经常插手到具体案件的审理中。可见,普通刑事案件也易受到地方保护主义的滋扰。关于审理范围,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拥有针对来自联邦地区法院、通过联邦法律创设的法院(如美国财税法院)以及某些联邦行政机构和部门的案件的上诉管辖权,其管辖的案件性质是没有特别限制的。也许,类似的设计可以更好地发挥巡回法庭的职能。

四、审级确定

有学者(《新京报》2014年10月28日A17版)主张:“最高法的巡回法庭可以是省级高院的审级,审理的案件必须是各省份之间的民商事案件和行政案件;另外,巡回法庭主要负责这类案件的一审,一审裁判后,可以向最高法民事审判庭或行政审判庭上诉。”其用意是好的,也是笔者所赞同的,即该方案既能保证巡回法庭破解地方保护现象,又能保证上诉人的上诉权利。但是,巡回法庭是最高法院的一部分,其地位理应与最高法民事审判庭或行政审判庭一致,让其适用省级高院的审级,与巡回法庭所属的最高法院的终审职能不符;此外,将巡回法庭所作判决上诉到与其地位一致的最高法民事审判庭或行政审判庭也显不妥。在此,需要强调的是,美国13个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是专门的上诉法院,其只能享有上诉管辖权。因此,美国有评论称:对于大多数案件来说,它(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是一个“微型的联邦最高法院”。([美]亚伯拉罕:《司法的过程》)也许,在巡回法庭的审级确定问题上,强调其二审“法律审”的职能定位,才能更好地发挥来自最高法院的法官们之长处。毕竟,高学历的法官在一审“彻底的事实审”职能定位面前,其能力是远不及富有经验的基层法官的。

五、具体架构

至于巡回法庭如何架构、全国应设立多少个、是按照行政区划还是按照大区划分,学者们的建议总会给人以无力感。笔者希望分享的是一组客观的数字:美国13个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中,12个是按照地理区域划分的,第13个是在1982年作为整个联邦范围的巡回上诉法院而创设,它并不以某一特定的地理区划为基础而规定管辖权范围,可以算作是有充分资格的巡回上诉法院。在司法实践中,13个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终审了所有联邦案件的85%。([美]亚伯拉罕:《司法的过程》)

以上,便是笔者面对“巡回法庭”这一新鲜事物的旁观所得。最后,笔者想弱弱地问一句:最高法院的巡回法庭要设立了,里面的“波斯纳们”何时出现呢?

 
[/内容]
您当前位置:首页_刑事资讯_专家评论
【时事点评】面对“巡回法庭”的旁观
2017-01-02 来源:未知 标签: 浏览次数:

10月28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的决定》向社会公布。为保证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决定》提出“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并首提最高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即“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审理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那么,问题来了。关于“巡回法庭”,《决定》仅有该29字涉及,隔在公众视野与该制度设计中间的神秘面纱如何被揭开呢?笔者无意也无力做“专家解读”,提出些许“我认为”与“我建议”,而意在尝试做一个“旁观者”,从诸多讨论中提些“我发现”。

一、概念名称

国人注重“名不正则言不顺”,关于“巡回法庭”,这也是笔者希望首先强调的。今年6月,司法部司法研究所前所长王公义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提出:最高法可能设立华东、华中、华南、西北、西南、华北六大“巡回法院”。但是,本次《决定》提出的是设立“巡回法庭”,而并非设立一级法院,就其本质而言,这个巡回法庭仍然是最高法院的一部分。这一点与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具有显著区别。美国联邦法院系统存在“三级体系”,即联邦地区法院、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和联邦最高法院。其中,13个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由11个以数字命名的巡回法院、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和全联邦范围的巡回上诉法院组成。

二、目的何为

有学者提出巡回法庭的设立可以破除地方保护现象,其背后的原理是明确的:一个超然于地方的法院,在行使审判权时可以更为中立和独立。这涉及“法官独立”之外部独立,即法官行使审判权独立于法院之外的机构、组织与个人,不受外部权威的控制和干预,即“为使法官绝对服从法律,法律将法官从所有国家权力影响中解脱出来”([德]拉德布鲁赫:《法学导论》)。

不过,我们需要明了:除了外部独立,内部独立也是“法官独立”的应有之义。内部独立强调法官行使审判权独立于法院内部其他组织和个人,不受其同事以及上级法院法官的控制,马克思所言“法官除了法律就没有别的上司”之谓也(《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中国政法大学阮齐林教授在接受《新京报》(2014年10月24日A09版)采访时说:“最高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可以对地方审判进行有效指导,并对地方的疑难案件直接审判,促进地方重大疑难案件审理的公正性和专业性。”阮教授的主张,其问题导向是我国地方法院尤其是基层法院存在的审判业务能力不足的问题,但是,最高法院对地方审判进行的指导之加强,为我国原本就很薄弱的法官内部独立增添了新的隐忧。试想,面对一份经由最高法院法官“指导”过的一审判决,地方的二审法院怎敢发回重审抑或直接改判?

此外,我国法官(包括最高法院的法官)还缺乏身份独立、职业特权上的保障。如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便被赋予了实质意义上的终身任期(Good Behavior)、不得减少的酬金以及崇高的威望与独立性,因为美国宪法第3条第1款明确规定:“最高法院与低级法院之法官如忠于职守得继续任职,并定期领取酬金,该酬金于继续任职期间不得减少。”这都会让我们对中国巡回法庭的法官独立审判之路能走多远产生质疑。

不过,这份质疑在笔者阅读过习近平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后得以释然,因为学者们的问题导向与上峰的顾虑显然不在一个“频道”。该《说明》指出:“近年来,随着社会矛盾增多,全国法院受理案件数量不断增加,尤其是大量案件涌入最高人民法院,导致审判接访压力增大,息诉罢访难度增加,不利于最高人民法院发挥监督指导全国法院工作职能,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不利于方便当事人诉讼。全会决定提出,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巡回法庭,审理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这样做,有利于审判机关重心下移、就地解决纠纷、方便当事人诉讼,有利于最高人民法院本部集中精力制定司法政策和司法解释、审理对统一法律适用有重大指导意义的案件。”从中我们可以明了,设立巡回法庭的根本目的在于缓解最高法院的审判接访压力,进而息诉罢访。关于法官独立、司法独立的众说纷纭,终究沦为一场一厢情愿的自说自话。

三、审理范围

《决定》明确提出,巡回法庭的审理范围是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那么,问题又来了。巡回法庭的审理范围为何不涉及刑事案件呢?不涉及死刑复核案件是好理解的,因为死刑核准权自2007年收归最高法院统一行使后,最高法院的刑一庭至刑五庭按区域分工行使该权力,较大限度地保障了公民的生命权,无需巡回法庭再行管辖。而关于普通刑事案件,有学者指出,刑事案件发生的地方保护现象较少。但是,就笔者的调研可知,普通刑事案件尤其是一些刑民交叉案件,如合同诈骗案件、非法集资案件,地方政府出于经济利益的驱动,经常插手到具体案件的审理中。可见,普通刑事案件也易受到地方保护主义的滋扰。关于审理范围,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拥有针对来自联邦地区法院、通过联邦法律创设的法院(如美国财税法院)以及某些联邦行政机构和部门的案件的上诉管辖权,其管辖的案件性质是没有特别限制的。也许,类似的设计可以更好地发挥巡回法庭的职能。

四、审级确定

有学者(《新京报》2014年10月28日A17版)主张:“最高法的巡回法庭可以是省级高院的审级,审理的案件必须是各省份之间的民商事案件和行政案件;另外,巡回法庭主要负责这类案件的一审,一审裁判后,可以向最高法民事审判庭或行政审判庭上诉。”其用意是好的,也是笔者所赞同的,即该方案既能保证巡回法庭破解地方保护现象,又能保证上诉人的上诉权利。但是,巡回法庭是最高法院的一部分,其地位理应与最高法民事审判庭或行政审判庭一致,让其适用省级高院的审级,与巡回法庭所属的最高法院的终审职能不符;此外,将巡回法庭所作判决上诉到与其地位一致的最高法民事审判庭或行政审判庭也显不妥。在此,需要强调的是,美国13个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是专门的上诉法院,其只能享有上诉管辖权。因此,美国有评论称:对于大多数案件来说,它(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是一个“微型的联邦最高法院”。([美]亚伯拉罕:《司法的过程》)也许,在巡回法庭的审级确定问题上,强调其二审“法律审”的职能定位,才能更好地发挥来自最高法院的法官们之长处。毕竟,高学历的法官在一审“彻底的事实审”职能定位面前,其能力是远不及富有经验的基层法官的。

五、具体架构

至于巡回法庭如何架构、全国应设立多少个、是按照行政区划还是按照大区划分,学者们的建议总会给人以无力感。笔者希望分享的是一组客观的数字:美国13个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中,12个是按照地理区域划分的,第13个是在1982年作为整个联邦范围的巡回上诉法院而创设,它并不以某一特定的地理区划为基础而规定管辖权范围,可以算作是有充分资格的巡回上诉法院。在司法实践中,13个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终审了所有联邦案件的85%。([美]亚伯拉罕:《司法的过程》)

以上,便是笔者面对“巡回法庭”这一新鲜事物的旁观所得。最后,笔者想弱弱地问一句:最高法院的巡回法庭要设立了,里面的“波斯纳们”何时出现呢?

 
智豪律师事务所网编整理
    智豪团队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会议讨论专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