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罪| 受贿罪| 诈骗罪| 非法经营| 假冒伪劣| 挪用公款罪| 食品卫生罪| 伤害杀人罪| 虚开增值税发票| 信用卡保险诈骗| 走私贩卖运输毒品| 渎职罪| 洗钱罪| 销赃罪| 合同诈骗| 聚众斗殴| 淫秽物品罪| 假冒商标罪| 黑社会性质| 买卖制毒物品罪| 私分国有资产罪| 组织介绍容留卖淫| 看守所| 行贿罪| 赌博罪| 集资诈骗| 职务侵占| 包庇窝藏罪| 影响力受贿| 盗窃抢劫罪| 买卖持有枪支罪| 非法组织传销罪| 更多>刑事罪名专题
[标题]最“无情”判决——虐童养母获刑,男童及生母均为其喊冤[/标题] [时间]2017-01-09[/时间] [内容]编者按:2015年4月,网上曝出一张男童布满血痕的后背照片,“南京虐童案”的词条瞬间冲上热搜榜的第一名。同年11月,殴打该男童的养母被判处构成故意伤害罪,获刑有期徒刑6个月,判决结果一出,舆论一边倒的认为“判得好”,同时觉得“还是判的有点轻了”。另一边,受害人一家的反应却令人愕然。当养母服刑期满从监狱大门走出后,孩子的生母便跪倒痛哭,并大喊,“表姐,我对不起你!”随后,等候在一旁的男孩迅速扑过去抱住妈妈,养母抱着孩子哭着说,“宝宝,妈妈回来了。”这幕母子团聚的感人画面,不禁让人怀疑,也许对养母判刑对孩子来说是比挨打更为沉重的二次伤害?如果事实如此,那么这份判决,可能就是史上最“费力不讨好”的判决了……
 
李征琴故意伤害案一审判决书(有删减)
(2015)浦少刑初字第13号刑事判决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征琴与施某斌于2010年登记结婚,婚前双方各有一女,2012年下半年,李征琴夫妇将李征琴表妹张某某的儿子即被害人施某某(男,案发时8周岁)带回南京抚养,施某某自此即处于李征琴的实际监护之下。2013年6月,李征琴夫妇至安徽省来安县民政局办理了收养施某某的手续。2015年3月31日晚,李征琴因认为施某某撒谎,在其家中先后使用竹制“抓痒耙”、塑料制“跳绳”对施某某进行抽打,造成施某某体表出现范围较广泛的150余处挫伤。经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施某某躯干、四肢等部位挫伤面积为体表面积的10%,其所受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
公诉机关指控:
被告人李征琴采取粗暴教育方式,殴打施某某,致其身体损伤程度达轻伤一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对此,李征琴的辩护人在法庭上提出以下抗辩理由:公安机关的鉴定程序违法,鉴定结论错误;被告人与被害人亲生父母达成和解协议;李征琴殴打养子的行为仅是家庭内部的教育问题,主观恶性不大,无社会危害性,不应追究刑事责任。在持续三天的庭审中,控辩双方围绕案件事实和法律适用等争议焦点开展激烈辩论。
经审理查明:
被告人李征琴与施某斌于2010年登记结婚,婚前双方各有一女。2012年下半年,李征琴夫妇将李征琴表妹张某某的儿子即被害人施某某(男,案发时8周岁)带回本市抚养,施某某自此即处于李征琴的实际监护之下。2013年6月,李征琴夫妇至安役省某县民政局办理了收养施某某的手续。2015年3月31日晚,李征琴因认为施某某撒谎,在其家中先后使用竹制“抓痒靶”、塑料制“跳绳”对施某某进行抽打,造成施某某体表出现范围较广泛的150余处挫伤。经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施某某躯干、四肢等部位挫伤面积为体表面积的10%,其所受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
另查明,案发后,公安机关依法从安徽省某县民政局调取了收养人提交的收养材料,其中“收养当事人无子女证明”所盖印章与有权作出证明的单位印章不一致。被害人施某某生父母张某某、桂某某与被告人李征琴达成和解协议,施某某的生父母对李征琴的行为表示谅解。
合议庭认为:
被告人李征琴在对被害人施某某实际监护的过程中,故意伤害施某某的身体,致施某某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案发后,被告人李征琴确系于2015年4月4日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并如实陈述了其抽打被害人的行为,其在庭审中虽供述有所反复,但对于用“抓痒靶'、“跳绳”多次抽打施某某的主要犯罪事实能够予以供述,可认定为自首。
一审判决结果:
被告人李征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内容]
您当前位置:首页_智豪原创_智豪评论
最“无情”判决——虐童养母获刑,男童及生母均为其喊冤
2017-01-09 来源:智豪律所 标签:获刑,南京虐童,故意伤害 浏览次数:
编者按:2015年4月,网上曝出一张男童布满血痕的后背照片,“南京虐童案”的词条瞬间冲上热搜榜的第一名。同年11月,殴打该男童的养母被判处构成故意伤害罪,获刑有期徒刑6个月,判决结果一出,舆论一边倒的认为“判得好”,同时觉得“还是判的有点轻了”。另一边,受害人一家的反应却令人愕然。当养母服刑期满从监狱大门走出后,孩子的生母便跪倒痛哭,并大喊,“表姐,我对不起你!”随后,等候在一旁的男孩迅速扑过去抱住妈妈,养母抱着孩子哭着说,“宝宝,妈妈回来了。”这幕母子团聚的感人画面,不禁让人怀疑,也许对养母判刑对孩子来说是比挨打更为沉重的二次伤害?如果事实如此,那么这份判决,可能就是史上最“费力不讨好”的判决了……
 
李征琴故意伤害案一审判决书(有删减)
(2015)浦少刑初字第13号刑事判决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征琴与施某斌于2010年登记结婚,婚前双方各有一女,2012年下半年,李征琴夫妇将李征琴表妹张某某的儿子即被害人施某某(男,案发时8周岁)带回南京抚养,施某某自此即处于李征琴的实际监护之下。2013年6月,李征琴夫妇至安徽省来安县民政局办理了收养施某某的手续。2015年3月31日晚,李征琴因认为施某某撒谎,在其家中先后使用竹制“抓痒耙”、塑料制“跳绳”对施某某进行抽打,造成施某某体表出现范围较广泛的150余处挫伤。经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施某某躯干、四肢等部位挫伤面积为体表面积的10%,其所受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
公诉机关指控:
被告人李征琴采取粗暴教育方式,殴打施某某,致其身体损伤程度达轻伤一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对此,李征琴的辩护人在法庭上提出以下抗辩理由:公安机关的鉴定程序违法,鉴定结论错误;被告人与被害人亲生父母达成和解协议;李征琴殴打养子的行为仅是家庭内部的教育问题,主观恶性不大,无社会危害性,不应追究刑事责任。在持续三天的庭审中,控辩双方围绕案件事实和法律适用等争议焦点开展激烈辩论。
经审理查明:
被告人李征琴与施某斌于2010年登记结婚,婚前双方各有一女。2012年下半年,李征琴夫妇将李征琴表妹张某某的儿子即被害人施某某(男,案发时8周岁)带回本市抚养,施某某自此即处于李征琴的实际监护之下。2013年6月,李征琴夫妇至安役省某县民政局办理了收养施某某的手续。2015年3月31日晚,李征琴因认为施某某撒谎,在其家中先后使用竹制“抓痒靶”、塑料制“跳绳”对施某某进行抽打,造成施某某体表出现范围较广泛的150余处挫伤。经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施某某躯干、四肢等部位挫伤面积为体表面积的10%,其所受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
另查明,案发后,公安机关依法从安徽省某县民政局调取了收养人提交的收养材料,其中“收养当事人无子女证明”所盖印章与有权作出证明的单位印章不一致。被害人施某某生父母张某某、桂某某与被告人李征琴达成和解协议,施某某的生父母对李征琴的行为表示谅解。
合议庭认为:
被告人李征琴在对被害人施某某实际监护的过程中,故意伤害施某某的身体,致施某某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案发后,被告人李征琴确系于2015年4月4日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并如实陈述了其抽打被害人的行为,其在庭审中虽供述有所反复,但对于用“抓痒靶'、“跳绳”多次抽打施某某的主要犯罪事实能够予以供述,可认定为自首。
一审判决结果:
被告人李征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智豪律师事务所网编整理
    智豪团队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会议讨论专题

关闭